再談手印 The Hand Mudras - Symbols of Deeper

2012060910:00






 
 

梵文“mudra ”一詞源自動詞“mud " ,其意為“取悅神靈”。

該詞一般指的是印記、符號或標識。
在佛教詞彙中,該詞主要用來指佛和神靈所結手印。
在早期的大乘佛教肖像畫法中,只有幾個主要手印出現在雕塑佛像上。
在後來的金剛乘佛教肖像畫法中,五佛都有這些清晰可辨的手印。
大日如來佛結傳法印;不動如來佛結觸地印;
寶生如來佛結施予印;無量光佛結禪定印;不空成就佛結護法印。




隨著後期金剛乘佛教形象表像 的豐富發展,
大量的手印開始進人不斷擴充的眾神神殿中。

一般可列出三十六種主要手印,
內有十二種單手手印和二十四種雙手手印 。

在加德滿都峽谷尼瓦爾佛教中,一般列出八大手印 ,
即:1.法輪印;2.施法印 ;3.金剛印;
4 .金剛界印;5.金剛薩睡所結手印;6.無量光佛所結手印;
7.大日如來佛所結手印;8.金剛持所結手印。

日本佛教一般也列出八大手印。

印度教密宗和瑜伽派共列出一百零八種不同的手印,
其中常用的有五十四種。
在印度金剛乘佛教中,一般可以看到十二種主要手印,
但在敬拜這些神靈的儀式中使用的手印數量遠遠不止這些。



並非所有的手勢都歸類為手印。

有些手勢,如:上翹的“威脅性食指”或
“舞蹈中打框子的手指”只是簡單代表一些獨特的手勢。

梵文“hasta ”一詞有“手”之意,也可用來描述一種手勢,
在手握器物或禮器之時更是表示一個字的手勢。

在金剛乘肖像畫法中,
右手五根手指中的每一根都被視為五佛之一和五大要素之一,
而左手五根手指中的任何一根都被視為五佛母之一
四根手指將大拇指指尖包在其中,自然形成一個五佛壇城。

拇指被視為大日如來佛(水)的白色字元“om " ;
食指被視為不動如來佛(空)的藍色字元“Hum " ;
中指被視為寶生如來佛(地)的黃色字元" Tram " ;
無名指被視為無量光佛(火)的紅色字元“Hrih ”。

小拇指被視為不空成就如來佛(氣)的綠色字元“A ”。



在時輪金剛的肖像畫法中,
五佛和五大要素的排列和色彩與其他密宗體系有所不同。

在這種肖像畫法中,每根手指都有具體的顏色:
每根拇指的指背塗成大地的黃色;食指塗成水的白色;
中指塗為火的紅色;無名指塗為氣的黑色;小拇指塗為空的綠色。

轉輪王手指內側的三個指關節從掌心向外依次塗成黑、紅、白三色,
象徵著神的“意”(黑色)、“語”(紅色)和“身”(白色)。

轉輪王共有二十四隻手,每只手有十五個關節,
總計為三百六十個指關節,這與陰曆年的三百六十天相符。

十五個指關節代表陰曆年份兩周的天數,
二十四隻手代表陰曆年中陰曆周的周數。

印度教和佛教常把二十個手指和腳趾
分為四根拇指和十六根手指兩類。

這種數字劃分賦有各種象徵意義,
如:“四無量”、“十六空”、十六根手指腳趾,
或是新月和望月之間的陰曆天數。

神靈的掌心和腳心常被塗以較淺的顏色以突出膚色的差異
(在皮膚黝黑的亞洲人掌心和腳心上常可以看到這種較淺的膚色)。

在藏族藝術中,很少畫出掌心的主要紋路,
最常見的是畫一條代表金星和月亮分界線的“x ”折線。

掌心也可畫有一個菱形,
代表生命線、心線、頭線和命運線四大主線。

在佛的化身身上,在菱形裡還可畫上
八輻金輪或千輻金輪這樣的吉祥標識。

在佛教密續中,
右手代表著陽性的方法或方便,
左手代表陰性的智慧或空性。

成對的禮器,如:金剛柞鈴或弓箭分別握在左右手中,
象徵著動態的陽性方便與靜態的禪定陰性智慧的結合。

當用左右兩手結雙手印時,
左手通常被握在右手中,如:吟迎羅手印。

有時,左手朝裡,如在結法輪印時。

此時,裡面的左手代表教法與自身(智慧)的契合,
而外面的右手則代表能將佛法傳授他人(方便)。

在佛像畫上,佛的右手常結動態的方便印,
如:觸地印、護法印、無畏印、施予印或傳法印。

左手一般保持靜態的禪定姿態,
左手放在膝上,象徵著智慧或禪修空性。

施予印(梵文:varada -mudra ;
藏文:mChog -sbyin -gyi-phyag 一rgya )



結施予印時,掌心外翻向下,
所有手指放鬆外伸或稍有內縛。

它把“慷慨地”施捨比作慈善或賜予希望。

通常要用“方法”右手來結施予印。
在善相神,特別是參與懷柔和增長
這類吉祥活動的善相神中,該手印十分常見。

坐姿佛像最常結施予印,其手放在膝上,
空無一物的掌心代表著賜予佛法中的如意寶。

賜福神靈也在其內縛的右掌心捧著代表
增長的器物,如一塊珠寶或一個水果。

參與“降珠寶或甘露”活動的幾個神的右手呈圈狀,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珠寶和甘露生成於他們空無一物的掌心。

十一面觀音四隻右手中的第三只手結施予印,
該手印也叫做“消饑除渴印” 。

此時,其空無一物的掌心傾流出
一股甘露可以減輕餓鬼的饑渴之感。

像白度母、大白傘蓋佛母和千手觀音
這類神靈的每個掌心上都繪有一隻“慧眼”。

慧眼象徵著他們無盡的慈愛覺識。

慧眼和五根手指的結合把方法與智慧的結合比作“六度”。

“六度”中的前“五度”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五根手指代表)
需要“六度”中的第六度“智慧”
(掌心中的慧眼為代表)的支持,並以此為依據。

護法印(梵文:abhaya -mudra ;
藏文:Mi-Vjigs-pavi -phyag -rgya )


護法印或無畏印也被視為施依印,下面將對此進行描述。

“方法”右手通常結此手印。其掌心向外,手指上翹。

表面看來,它與施予印相似,
但其指尖向上而不是向下,手印通常結在胸前。

施法印代表佛陀使芸芸眾生免除輪回的所有恐懼。

它是綠色北方不空成就如來佛特有的手勢。

在早期佛教藝術中,在佛像上常可看到護法印,
該手印代表該佛的統治和保護性的福報。

在早期基督教藝術中,
耶穌基督也結同樣的手印,這個手印也叫做“大手” 。

施依印(梵文:sharanagamana-mudra ;
藏文:sKyabs 一sbyin-gyi-phyag 一rgya )



在藏族藝術中,護法印也被普遍稱作施依印,
左右兩手均可結此手印。

度母的八大化身或觀音菩薩常結此手印,
她們使人免遭“八難”。

掌心向上朝外可以結出此手印。

有時,在降伏令人恐懼之物時要掌心向下。

食指、中指與無名指和拇指相觸
形成一個圓圈也可結出施依印,
此時其他三指向上直伸。

圓圈象徵著施依是方法和智慧的結合,
三個直伸的手指代表佛、法、僧“三寶”是所依之物。

度母的各種化身都用她們的“智慧”左手結此手印,
同時手握著一朵潔白蓮花的蓮莖,指尖相觸形成圓圈內。

觸地印(梵文:bhtunyakramana ;藏文:Sa 一gnon )



觸地印或許更以“大地見證”或“地觸手勢” 為人所知。

結此手印時要將直伸的右手向下,指尖觸地,
這象徵著“覺者”佛陀釋迎牟尼在菩提樹下消滅了惡魔大軍
並召請地神母親證他無數次獻祭的這一時刻。

佛陀釋迎牟尼常被畫成端坐在菩提寶座上,
其右手觸地,左手放在膝上結禪定印。

這象徵著他在征服惡魔(右手)時,
他的方法或方便與禪修空性的完美智慧(左手)的結合。

觸地印也是中央或東方藍色不動如來佛的手印。

法輪印(梵文:dharmachakra-mudra ;
藏文:Chos 一kyi 一vkhor -lovi -phyag -rgya )



法輪印或釋法印 有時指的是“說法印”。
法輪印源自佛陀釋迎牟尼在瓦臘那西附近
斯裡那他鹿野苑初次闡述“四聖諦”。

這個歷史事件也被稱作佛陀的“初轉法輪”。

在該地,他“轉動”了其教法的“完美法輪”。

他分別在王舍城和舍衛城二轉法輪和三轉法輪。

斯裡那他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在現場用一塊打著松結的手絹
演示如何用這個手姿轉動雙手來解開“表像結”。

法輪印也指“轉法輪印”,這個手印與轉輪王也有直接的聯繫。

法輪印是雙手相結的手印,
雙手放在胸前,右手外縛,左手內縛。

雙手食指和拇指指尖通常稍稍相觸形成一個圓圈,
代表著法輪是方法和智慧結合而成。

三根直伸的手指稍有內縛,
沿著食指曲線,代表著佛教的各種三位一體。

更具體地說,右手的三根直伸的手指代表著
早期佛教教法中的“三乘”,
即:l.聲聞乘;2.緣覺乘;3 .大乘。

左手三根直伸的手指代表著按三道
修持的人的大、中、小“三力” 。

“方法”右手的掌心外縛代表著將佛教教法傳授他人。

“智慧”左手的掌心內縛代表自身對這些教法的內悟。

“智慧”左手放在“方便”右手前面,象徵著方便源自智慧,
或象徵著“五度”有賴於頓悟空性的第“六度”智慧。

法輪印是中央或東方白色大日如來佛的手印。

佛的眾多化身,如:釋迦牟尼、燃燈佛 、
彌勒佛和文殊菩薩,都在胸前結此手印。

許多印度神靈和藏傳佛教大師,如:
無著、阿底峽、宗喀巴和薩迎班智達,
也均結此手印。
說法印也可以只用右手在胸前結法輪印,
而將左手放在膝上結禪修空性的禪定印。

在這個實例中,右手可以畫成結“推究印” 或釋法印。

在早期佛像上可以看到其左手揪著
多褶僧袍的一角,這象徵著內教法或出離智慧。

大圓滿手印(梵文:bodhyangi-mudra ;
藏文:Byang 一chub 一mchog -gi-phyag 一rgya )



大圓滿手印是大日如來佛最具特點的一個手勢。
他在幻現為眾多早期瑜伽密宗壇城中的
白色之主摩訶大日如來時更結此手印。

大圓滿手印是雙手相結的手印,雙手放在胸前,
緊握的“金剛拳”右手包著緊握的
“金剛拳”左手上翹的食指。

大日如來佛的另一個化身結大圓滿手印,
其右拳緊握的四根手指包著左拳上翹的拇指。

拇指象徵著壇城中央的大日如來佛,
四根手指代表大日如來佛四周的四方佛。

如果大圓滿手印中手的位置顛倒的話,
那麼,上翹的右手食指則象徵著
陽性金剛柞插人左手的陰性的“蓮花拳”中。

禪定印(梵文:dhyana 一mudra ;
藏文:mNyam 一bzhag -phyag -rgya)



在結禪定印或三摩地印 時,
要將左手或兩隻手放在膝上,掌心向上,手指伸開。

當僅用“智慧”左手結此手印時,
“方法”右手可以繪成結任何手印或握有神靈的具體器物。

佛的眾多化身都用左手結這個手印,象徵著禪定力的穩定。

他們上翻的左掌掌心常常托有僧缽,象徵著他們的出離心。

當雙手都放在膝上時,右手總是壓在左手上,
象徵方法(右手)的完善得到智慧(左手)的完美支撐。

兩個拇指指尖通常相觸,此時,雙手相合結禪定印,
這代表紅白菩提心露兩大主脈在拇指處終結,
並分別傳送著方法和智慧結合而生的能量。

禪定印是寧瑪派最初一佛普賢所結的特有手印,
也是西方紅色無量光佛的手印。

合十印(梵文:alljali , kritalljali ;
藏文:Thal -mo -sbyar -ba )



合十 是印度表示敬意、尊敬和讚賞時的傳統手勢,
要在胸前或額頭前將掌心相合。

這個表示尊崇的手勢可能是所有印度手印中最古老的一個。

在佛教肖像畫法中,這個手印被畫成“雙掌合攏”或相合,
它是觀音菩薩的幾個化身及其眷屬的主要手勢。

四臂觀音、八臂觀音和千手觀音常被畫成雙手稍稍相合,
在掌心中間捧有一塊如意寶。
這塊珠寶象徵著他的財產和賜予佛法寶,
但在對觀音菩薩像進行描述時,
很少提及作為器物的這塊如意寶。

天神或龍眾侍供於供品兩側,
它們向神進行供奉時也常結此手印,以表示祈求或讚美。

在叩拜儀式中也用這個手印,
此時,要把相合的掌心放在額頭、喉部和胸前。
以代表身、語、意的純淨。
梵文" anjali ”一詞的字面意思是“兩捧”,
源自掌邊相扣的掌心,仿佛它們正捧著兩捧谷粒或水。

殊勝三界印 (梵文:humkara 一mudra ;
藏文:Hum -mdzad 一kyi 一phyag 一rgya )



梵文“Humkara ” (字元“Hum ” )
是大力神 怒相化身的名字,大力神也被稱作“降三世明王”。
該手印是一個雙手所結手印,
結該手印時,前臂要在胸前交叉,
“方法”右前臂放在“智慧”左前臂上。

兩隻手併攏成鬆弛的“金剛拳”狀,
中指和無名指與拇指合成一圈,食指和小拇指優雅地展開,
所結手印一般被稱作金剛印。
神靈交叉的左右兩手通常握有代表方法和智慧的金剛柞鈴。
這個主要手印常被視為“金剛殊勝印” 。
許多半怒相本尊神,特別是從藍色不空如來生成的本尊神,如:
轉輪王、密集金剛、時輪金剛和金剛殊勝神,
常被畫成兩隻主臂交叉,結金剛持神所結的金剛殊勝印。
金剛持這個一切佛部的估主被視為釋跡牟尼的主要法身,
釋迎牟尼以此化身闡釋密續。

“殊勝三界印” 被視為金剛殊勝神 所結的“降三世印”,
金剛殊勝神的雙手在頭頂上方交叉,掌心向外,表示勝利。

降魔印(梵文:bhutadamara 一mudra ;
藏文:vByung -po -vdul-byed-kyi 一phyag -rgya )




降魔印是令人生畏的金剛手(也稱“降魔者” )
的四臂化身所結的手印。
結此手印時,雙臂在胸前交叉,右前臂壓在左前臂上,
兩根個小手指勾在一起,形成降伏鏈的形狀。
兩個掌心外縛,中指和無名指內縛,食指上翹。
中指和無名指向下與拇指形成圈狀。
兩手向各側伸展,手指外指,結成期克手印。
該手印的形狀宛如金翅鳥外展的翅膀,
據說,這個手印可以恫嚇和降伏一切邪惡精怪。
金剛手的幾個怒相化身都與金翅鳥關係密切,
這些化身從其身體的不同部位射出金翅鳥,讓它們充當降魔的使者。

期克印(梵文:tarjani ;藏文:snig • mdzub )



由於僅用食指結印,因此,
具有威脅意義的上翹食指實際上不能劃歸手印之類。
作為恐怖或威脅的手勢,食指像鉤子一樣從緊握或鬆弛的拳頭中伸出。
許多怒相神都結此手印,特別是當它們手握套索或鐵鉤這樣的降魔器物
或是從智慧火中噴射出火球之時更需要結此手印。
上翹的食指象徵著不動如來之字元“Hum ”的兇殘特質,
這種特質可以恫嚇一切邪惡之敵。
上翹的食指也叫“鐵鉤印” 。
黑色馬頭金剛像或許能最生動地體現出其恫嚇力。
該神被畫成左手揮舞著噴焰鐵鉤,
鐵鉤上趴著一隻伺機啃咬上翹食指指尖的黑色鐵蠍。
上翹和彎曲的食指、鐵鉤和蠍尾說明了這個強力手印內含的惡意令人恐懼。

壇城印(梵文:mandala -mudra ;
藏文:dKyil -vkhor 一phyag 一rgya )




結壇城印表示將整個宇宙供奉給獲得圓滿的佛和大師。
實際上,眾神並不結此手印,
但在“壇城供”禮儀觀修中則廣泛使用這一手印。
在這個相當複雜的手印中,雙手的無名指相背,
指尖向上,而食指和小拇指要交叉或在掌心平面上交叉。
此時,大拇指展開,穿過掌心,壓在小拇指的指尖上。
食指向後彎,壓在中指的指尖上。
兩根直伸的無名指代表須彌山,
交叉的中指和小拇指代表環圍須彌山的四大瞻部洲,
拇指和彎曲的食指代表環圍須彌山的浩瀚鹹海。
在壇城供儀式中,修持者的念珠常盤卷在掌心和繞在直伸的無名指上,
代表環圍須彌山之金山的七座山脈和湖泊。

純陀印(梵文:cunda-mudra;
藏文:Lha-mo-tsundavi-rtsa-bavi-phyag-rgya)




純陀印是女性菩薩純陀頗具特色的手勢。
與觀音菩薩的合十印相同,結這個手印時,
要將雙手的掌心在胸前相合,
食指壓著中指的中指節上,拇指指尖壓在食指的指根上。



延伸閱讀:打開心扉的手印健康修持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