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的彼岸花(曼珠沙華)

2015111112:30

彼岸花開開彼岸, 花開葉落永不見。
因果註定一生死, 三生石上前生緣。
花葉生生兩相錯, 奈何橋上等千年。
孟婆一碗湯入腹, 三途河畔忘情難。


 

彼岸花。開彼岸,只見花,不見葉。

日文:曼珠沙華(man jyu sha ge),
這個名字來自梵語(Mañjusaka)。

「摩訶曼珠沙華」原意為天上之花,
大紅花,天降吉兆四華之一。
佛典中也說曼珠沙華(曼殊沙華)是天上開的花,
白色而柔軟,見此花者,惡自去除。

也有些人認為彼岸花是「荼蘼」,不過荼蘼是薔薇科的植物。


日文:彼岸花(higan bana)的別名
也是曼珠沙華,大都是說紅色的那一種彼岸花。

學名:Lycoris radiata
科名:AMARYLLIDACEAE(石蒜科)
屬名:Lycoris
種名:radiata
中文:紅花石蒜
英文:cluster amaryllis,Shorttube Lycoris
原產地是中國大陸,臺灣,金馬也有。
雖有毒性,但是球根經過處理可以食用,也作為藥材來使用。

日本在日高市巾著田盛開彼岸花,
之前在 Yahoo Travel 有看過介紹。
秋天賞紅葉之外,也可以去看看盛開的彼岸花。
日經新聞也有報導過,現在的品種推測為兩千多年前,
自中國運來北九洲。



由於「秋彼岸」之時開花,因而稱之「彼岸花」
彼岸花字面上看來,後來常常也被用為佛教的「彼岸」之意
有毒性的關係,有種在農地旁邊,防老鼠之類的小動物
為了小朋友的安全,也常被種植在遠離的墓地周邊
因此也稱為「死人花」shibito bana
另外也有,幽靈花yuurei bana,地獄花jigoku bana,天蓋花tengai bana,
剃刀花kamisori bana,舍子花sutego bana等眾多別名,
不難見出外型與特性給日本人很多想像空間,引申出現在這麼多意思。

春天是球根,夏天生長葉子,秋天立起開花,
冬天葉子又慢慢退去,如此輪回。
而花葉永不相見,也有著永遠無法相會的悲戀之意。

彼岸花(曼珠沙華)日本的花語是「悲傷的回憶」,
韓國的花語則是「相互思念」。
山口百惠的歌詞中,也應該含有這些意思。
還有白色的花,白色的夢也染成紅色,這些詞句,也是作詞者的用心

而彼岸花科,也確實有同科同屬白色的,不過這也不是真正的 Mañjusaka
日文:白花彼岸花(shirobana higanbana),
白花曼珠沙華(shirobana manjyushage)
學名:Lycoris albiflora
科名:AMARYLLIDACEAE
屬名:Lycoris
種名:radiata
英文:White spider lily
中文:白花石蒜
和同科的文殊蘭長得很像這些文字介紹得很詳細,作者不詳~
「摩訶曼陀羅華」意為:原意為天上之花,大白蓮花,天降吉兆四華之一

曼陀羅華(man da ra ge),是梵語的(ma^nda^rava;manda^raka)
指佛現時天上降下色澤及香氣美好的花,見者心樂。

與曼珠沙華,是不同的花。

日文:朝鮮朝顏(chousen asagao)的別名就是曼陀羅花
學名:Datura metel
科名:SOLANACEAE(茄科)
屬名:Datura
種名:metel
中文:曼陀蘿
英文:Hindu datura
原產地是亞洲熱帶地區,是江戶時代經中國傳到日本當作藥草栽培
毒性則比彼岸花強,在古代有多次用作麻醉藥的記載
曼陀羅葉也對之前版上關心的哮喘(喘息zensoku)有療效

從原意,嚴格說起來,現在用曼珠沙華只是彼岸花的一個別名
曼珠沙華 不能說就是 彼岸花,曼陀羅華 也不能說就是 朝鮮朝顏
不過普遍都已經正反過來互用,行之已久
去買花,花屋也知道:曼珠沙華=彼岸花;曼陀羅華=朝鮮朝顏


曼珠沙華,又稱彼岸花。一般認為是生長在三途河邊的接引之花。
花香傳說有魔力,能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

春分前後三天叫春彼岸,秋分前後三天叫秋彼岸。
是上墳的日子。

彼岸花開在秋彼岸期間,非常準時,所以才叫彼岸花吧。
彼岸花,花開開彼岸,花開時看不到葉子,
有葉子時看不到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
 

彼岸花是開在黃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兒大批大批的開著這花,
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 又因其紅的似火而被喻為"火照之路"。
也是這長長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與色彩, 人就踏著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獄。



抬頭望向藍的天,心頭很酸,
   一種紅色的憂鬱,飄在空氣中,
   久久不散......
大片大片的,鮮紅的,如同血液的顏色。

傾滿大地,復甦前世的記憶。
  
那花與葉的交錯,知的人,惋惜。不知的人,依然活的快樂。

 
陽光彌漫,灑落了一院子,空中有微風吹過的聲音。
僧人的誦經聲此起彼伏,鐘聲,從頭頂,向天際,一路響徹雲宵。
慢慢地,四周終又趨於寧靜,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我知道逝者如斯,正如潮水般退去。
我看到弱水彼岸,有一枝花,無莖無葉,豔紅地燃燒。 


悠悠的思戀,
   悠悠的期盼,無法克制的愛戀,
   一分 清純的思念......